首页 >西餐

力皇 第三百八十五章 酒席

2019-10-19 09:30:48 | 来源: 西餐

力皇 第三百八十五章 酒席

“咳咳,夜大姐,你是否是一会不说话,浑身都憋得难受?”

凌志脑门冒汗,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丫的,转头看见一旁的莫萱萱瞪大眼,一副吃惊样子,更是有种吐血的冲动,“别听她胡说,我凌志怎么可能会有10七八房媳妇……”

“哈,被我抓到了吧?你看,你都着急解释了……”

“你……”

凌志突然发现自己和这女人说话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干脆转身拉起莫萱萱的手臂,“走,不是要到宾客殿喝酒吗?赶紧带我去……”

莫萱萱虽然看起来天真,但并不愚昧,此刻哪里会不知道是夜来香故意搞怪?赶紧点头道:“好好,公子请跟我来,我这就带你过去!”

两人转身就走,完全把夜来香当成空气。请大家看最全!

不过刚往前面走出没两步,突然一声冷喝传来,“站住!”

凌志豁然转身,强忍着暴走的冲动,“夜大姐,你还想怎么着?”

夜来香忽地莞尔一笑,就在凌志惊奇的目光下,主动走过来挽住他胳膊,同时朝旁边的莫萱萱挥了挥手,“得了,你回去吧,凌志有我陪着就行,就不劳驾你了……”

“啊?这……这怎么行?”

莫萱萱似乎听见了极其恐怖的事情,闻言脸色又是大变起来,“宫主吩咐我来招待凌公子,如果我就这样回去了……”

夜来香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这有甚么不行的?扈旦不就让我退回去了?没事,到时候如果你宫主问起,尽管把推我们身上,保证不会让你有事……”

“畜生!”

一把冰冷的爆喝,突然在耳边炸起,凌志一把推开挽住自己胳膊的夜来香,反手就是一拳轰出。

嘭!

一声巨响过后,一条人影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重重砸到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

凌志这才看清楚,这突然出现,又突然朝他偷袭的,是一名身材魁梧俊朗的年轻人,修为地武境九重,浑身元气充沛圆润。

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碰上凌志,而是放在外面

,乃至不会弱于大多数来参加本届青州大比的各国天才。

在男人被凌志一拳轰飞后,旁边的莫萱萱眼中立刻闪过一丝焦急的色采,似乎很想跑过去看看此人伤的如何,但又不知什么原因,终究还是站着没动。只是看向凌志的眼光带着几分恳求,似乎在求凌志饶过这人一命。

“你认识他?”

凌志没有去管倒在地上的男子,而是笑着朝莫萱萱看去。

“畜生,离萱萱远点!”

男子终究从地上爬起来,看向凌志的眼神带着几分惊讶,仿佛没想到凌志的实力居然如此强悍,不过很快,又被熊熊怒火取代。

他几步来到莫萱萱的面前,抓住她手腕就朝外面拉,“萱萱,跟我走,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你带出去……”

“放手,勾乘江,放开我,我和你没有关系!”

莫萱萱表情变得愈发难看,一边挣扎着想从对方手里脱出,一变不断的朝凌志解释,“公子,请相信我,我真的和此人没有任何关系……”

这边动静一起,刚刚才在各人陪同下走到广场边缘的其他人,不自觉停下脚步,纷纷掉转头朝这边看来。

“孽畜!”

这个时候,又是一把高亢的声音传来,走来的是一名麻衣中年人,看见此人出现,包括凌志在内,所有外来的十四人全都眼光1凝。

此人,长相平庸,但透出的气息竟然半点也不比碧海尘弱,乃是一名武王级别的大高手。

一时间,众人心中波澜起伏,于太阳宫的强大,更是叹息不已。

这随意走出一个人都是武王,太阳宫究竟有多强?而之前听夜来香说,这里乃是一方界域,那是不是说明,太阳宫乃至有武帝级别的神话人物存在?

麻衣中年人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眼光,径直来到勾乘江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他脸上,“孽畜,谁让你跑出来丢人现眼的?”

勾乘江挨了一巴掌,大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但他却似感受不到,而是一屁股跪在了麻衣男人的面前,“师父,求你可怜可怜我,就玉成了我和萱萱……”

“还敢说?”

麻衣男脸一沉,又是一巴掌挥出。

这一巴掌出去后,勾乘江彻底没声音了,就那么软软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麻衣男单手拧起勾乘江的脖子,这才抬起头朝四周围的青州诸天才道:“家门不幸,出了这等逆徒,倒让各位外来的朋友见笑了。”

众人自是极力摇手,表示不介意。

简直是开玩笑,你一个武王级别的大高手,打的又是自己徒弟,现场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说介意?

麻衣男仿佛也极不愿意在现场久留,说了两句客套话后,突然看向一旁的莫萱萱道:“萱萱,好好招待客人,出了任何问题,我唯你是问!”话说完,男人身形一闪,众人甚至没有看清楚他是怎样离开现场的。

“公子,我们走吧!”

在麻衣男离开后,莫萱萱再一次来到凌志眼前,笑容有些僵硬的朝他说道。

凌志朝一旁的夜来香扫了一眼。

夜来香这次没有再做任何纠缠,乃至都没有看凌志一眼,直接转身朝浩宇方寒的方向走去。

……

宴请青州十四天才的地方,说是宾客殿,还不如说是一处风景雅致的山水间。

在一片风景宜人的树林里,林木深深、仙音围绕,碧水环绕的亭台中,穿着轻纱的仙子来往如云、脚步轻盈。

数十人分宾主坐下,各种珍馐美食流水般端上来,一边欣赏丝竹歌舞,一边品茗各种美酒佳肴,好不痛快逍遥。

这让包括凌志在内,刚刚才经历了青州大比一系列惨烈杀戮的众人,心头都生出一股奇异的想法。

就仿佛这才是生活。

其他甚么打啊杀的武人争锋,于这逍遥痛快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固然,这类感觉只是一闪而过。能够坐在这里,成为太阳宫座上宾者,无不是心志坚定之辈,求武之心,更是天下人少有。

但这其实不妨碍一些人逢场作戏,应酬交际。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不管太阳宫存了什么心思,最少到这一刻,他们还感觉不到来自太阳宫的半分歹意。

所以,既然美女美酒在侧,为什么不好好享受一下这难得的片刻安宁?反正凌志就注意到,席上已经有好几人和旁边的女眷打成一片。

推杯换盏,嘻戏玩笑,好不畅快。

如况天佑,师俊风等胆大包天者,更是直接让陪侍的美女坐自己腿上,玩些少儿不宜的男女游戏。

“公子,这是我们太阳宫独有的烈阳酒,对武者的修为提升有极大的帮助,婢子借花献佛,敬公子一杯!”

看着周围越来越热闹,越来越放得开的男男女女,莫萱萱脸色有些微红,端起一杯酒主动递到凌志眼前。

“好!”

凌志是酒来就喝,却没有如其他男人般,对眼前的萱萱动手动脚。

如果是没有产生勾乘江的事情,他并不介意随大流,虚以应酬一番,但是现在,除非他是真正的畜生,否则怎么好意思向人家姑娘动半根手指头?

那莫萱萱似乎也看出了凌志的心思,初时还能强颜欢笑,但随着一杯杯酒下肚,她脸上的笑容愈来愈少,愈来愈少。到后来,她乃至连酒都不敬了,只顾着一杯接一杯的自己喝。

终于,凌志有些看不下去了,在莫萱萱再次端起一杯酒到唇边时,他伸手制止住了,“莫姑娘,你喝多了!”

“呵……呵呵……怎样?凌公子,既然……既然你厌弃萱萱,又,又何必来管我的事情?”莫萱萱哈着满嘴酒气朝凌志笑着道。

凌志有些头疼,这话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由于这根本就不是厌弃与否的问题,而是他从一开始到现在,就从没有想过要从这女人身上取得甚么。哪怕没有勾乘江的事情产生,他可以和此女逢场作戏,但事后,绝不会留下任何东西。

“怎……怎样?被我说中心事了?凌志,其实,其实你用不着可怜我的,我告诉你,不外乎就是一死而已,你……你觉得我萱萱还会在乎吗?”见凌志不说话,莫萱萱又断断续续说道。

1死而已?

凌志忽然伸手过去握住莫萱萱的一只皓腕。莫萱萱也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在凌志动手过来时,她的身体本能的往后1缩,眼中亦出现一丝一闪而过的厌恶。

不过很快,当她从手腕上感遭到一股纯粹的气息流入体内,使得她被酒精烧晕的脑袋渐渐恢复清明时,一下反应过来,自己,是误解对方了。

凌志渡入一缕自然诀真元以后,收回手,笑着问道:“如果不介意,跟我说说你们的故事吧……”

咣!

话声未落,羽觞掉到地上,摔得粉碎。

莫萱萱怔怔的看着凌志,脸色变化不定,直到少许后,她才沉声道:“就由于这个原因,所以你厌弃我?”

“呃……”这尼玛怎么又绕到“嫌弃”这个字眼上来了?

凌志真是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时,突然一股温顺传入心尖,莫萱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1屁股坐到了他的大腿上,正仰着脖子吃吃的望着他。

大腿上传来丰满撩人的柔软,娇艳欲滴的红唇离凌志的嘴角只差半寸,几乎都能嗅到她身上好闻的处子芳香,莫萱萱伸出两条灵蛇般柔软娇嫩的手臂勾住凌志脖子,呵气如兰道:“酒席过后,让我陪你,好吗?”

“我……”

“不要恶意的揣测萱萱,如果我和姓勾的男人有半点关系,让我天打五雷轰……”

“可是……”

“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检查,你是大英雄大天才,萱萱是否是处子,公子应该不难判断吧?”

根本不给凌志谢绝的机会,莫萱萱说完这句话后,手臂下移,径直朝自己白腻脖子下的长裙钮扣伸去。

本书来自:

韶关癫痫病医院费用
镇江治疗卵巢炎方法
呼和浩特治疗早泄医院
韶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镇江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