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道尊战魂 870.第八百六十八章 玄器护主

2019-10-12 23:37:11 | 来源: 西餐

道尊战魂 870.第八百六十八章 玄器护主

“轰…轰…轰…”

当身后的对轰之音越来越小,灵珠终于忍不住留下了滚烫的眼泪,慢慢的顺着她俏丽的脸颊,缓缓而下。

“玲花师姐,你放心,我灵珠对天起誓,不久的将来,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啊…”

再也无法控制的眼泪宣泄而出,灵珠狂奔的同时,娇躯都是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得清楚,这个小姑娘是真的心痛了,也流泪了,那种痛,也许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得到吧。

这时,她先前发出的一声娇喝,直直的冲上云霄,最后化成千里悲鸣,久久不散……

当仅存下不多的魂武大军渐渐的淡出视觉之外,玲花笑了,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满足,也是那么的如释重负。

也许,她并不是一个好的统帅,没有带领着魂武大军攻破北域,而且还在这次对战中让魂武大军伤亡过半,最后狼狈而逃。

但同时,她又是最好的统帅,因为在知道无法取胜的情况下,她果断做出了舍身成仁的选择,不惜动用玄门禁法来为魂武大军争取撤退的时间,如此,她足以对得起自身这个统帅的称呼了。

只是这种代价,却有些太大了……

“喝啊,玲珑塔,塔震百川。”

眼见凭着玲花的五道分身之力,竟然挡下了自己的十几万大军,聂雪寒顿时怒上心头,纤手挥动间,玲珑宝塔突然神魂天降,朝着玲花的其中一道分身压下。

“轰…”

玲花那一道阻挡无数战魔的分身,在玲珑塔的镇压之下,瞬间被击爆。

“玄天尺,玄天玄地,呀…”

分身被击爆,也让玲花怒意横生,趁着聂雪寒回身收塔之际,她使出了玄天尺法中的无上绝学。

那尺影滚滚而来,犹如九天之上突起的海啸,刮起漫天风云四起,向着聂雪寒席卷而去。

“烈刃斩,残刀灭魂。”

“轰…”

眼看尺芒已经临近聂雪寒,却不料横来一刀挡下了玲花的攻击,而后刀向突变,化成一记深寒刀光攻向玲花而来。

“轰轰轰…”

大战在爆发,鲜血在横流,玲花的四道残影被四面八方的人群疯狂的攻击着。但是虽只残影四道,可尺光耀眼,这一刻,玲花竟然以一己之力逼得十几万魔族大军前进不得,不得不说,在使用了禁法之后,玲花的战力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限。

可是禁法毕竟是禁法,是要用燃损丹田来维持,极限过后,玲花的嘴角边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鲜血直流,慢慢的打湿了她胸前的衣衫。

“她快坚持不住了,再加把劲。”这时,聂雪寒在人海中喊出了如同爆破一般的声音。

“呀……”

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的人群齐涌而上,漫天的刀光剑影飞射而来。

“妈的。”玲花一声怒喝,随即咬破了舌尖,顿时,一种钻心般的疼痛传来,让玲花有些眩晕的识海再次清醒起来。

可是这瞬间的清醒在势不可挡的魔族大军面前却是显得那么的渺小,只在一瞬过后,由于她的魂力支撑不够,另外的几道分身也已尽数被击爆。

这一刻,独自一人站在魔族大军面前,玲花头一次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喉头一甜,又是几大口鲜血吐出,她的脸,越加的苍白了。

“聂东,速带领我族所有战神前去追击逃跑的余孽,记住,我要的是他们…全军覆没。”聂雪寒虚眯着美目,一字一顿的说道。

“是。”

而后便是见到那由三十几位战神强者组成的团队化成一股黑云,向着远方漂浮而去。

“灵…珠,我尽力了啊,剩下的…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望着那渐逝远去的魔族大军,玲花喃喃道。

此刻,她是多么希望可以再阻止他们一时片刻啊,但是她真的做不到了。

这时,禁法过后,玲花的气息已经由高阶战神变成了初阶战神,并且还在不断的下滑着。

转瞬将过,那苦修多年得来的力量正在飞速的消逝。玲花知道,自己的丹田很快就会破碎了,因为这就是使用玄门禁法后所要付出的代价,没有人可以更改。

但是她不悔,因为她做到了一个统领该做的…

“我杀了你。”

怒不可揭的聂雪寒,将玲珑塔杨起,而后朝着玲花的头顶落下。

仰望着那道万丈虚影当头而来,玲花努力的抬起巨尺,倔强的将手中巨尺,挥向了那重若千斤的黑色宝塔。

“轰…呜哇…哇…”

碰撞过后,玲花身尺同飞,满身是血的她飘荡在半空之中,慢慢的

,她闭上了美目,进入了昏迷状态。

只不过闭上美目之前,她满是鲜血的脸上露出了依然迷人的微笑,轻启了启美唇,留下了一生中的最后一句话,“师弟,我爱…”

“去地狱爱吧,玲珑塔,宝塔镇河山。”

“雪寒,手下留情。”

“姐姐…”

就在巫云鹤喊出这一声之后,也减缓了手中的攻击,这让大美人儿瞬间脱离了空间之力的笼罩范围,其后身化一道乌光爆射而来。

可是聂雪寒仿若并未听到巫云鹤的话般,只是催动着万丈的玲珑塔,毫不留情的当空而落。

“噬魂玄器,神枪护主,嗡…”

眼见玲珑宝塔即将砸在玲花的娇躯之上,却不料噬魂枪所化成的乌芒闪电般横行而来,其后光化成盾,牢牢的将玲花娇躯全部护住。

“轰…”

紧随其后,那玲珑宝塔怒砸而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将玲花吞噬在了其中。之后就闻震颤大地的响声传来,玲花那娇小的身躯已被玲珑塔砸进了地底之中。

所有魔族的人笑了,因为在他们认为,即便有着最后时刻的玄器护身,玲花在那一记重砸之下,也将必死无疑。

只有巫云鹤的脸是黑的,因为他能为聂雪寒做这么多,除了其中有着聂雪寒一部分诱惑外,玲花也占据了主要部分。

要知道巫云鹤对玲花,可一直都是有着一亲芳泽的心里的。此刻,见到玲花身死,他如何能够不怒。

“雪寒,你没有听到我刚刚的话吗?”巫云鹤质问道。

“听是听到了,但是我不想放过她,怎么,不行吗?”聂雪寒冷着脸孔道。

女人都是吃醋的,聂雪寒也不例外。自从将身子交给巫云鹤那一刻起,聂雪寒已经当自己是他的女人了,所以她决不允许巫云鹤当着自己的面轻薄其他女人,所以她杀了她。

“你…”

巫云鹤气的差点没大骂出口。不过随即,他还是将心里那份暴怒的种子压了下来,因为他不想在失去玲花后再失去聂雪寒,那损失可就大了。

没有理会巫云鹤的生气,聂雪寒缓缓的收回了玲珑塔。

可就在玲珑塔离开地面的那一刻,巫云鹤的目光陡然亮了起来,因为他正看到了那娇媚万千的可人,如睡着了般躺在地面之上。

这次巫云鹤可在没给聂雪寒机会,直接闪身来到了玲花的面前。

这时的玲花,如同睡美人般的躺在那里,安详而美丽。在她的周身上下,一层墨色的黑光将她完全笼罩着,那黑光好似一具棺材般,将她的娇躯包裹在其中,显得那么的牢固,坚不可摧。

“这就是玄器的力量吗?果然够坚固啊,竟然连自己的器魂玲珑塔都不能破开,看来自己大意了,早知道多砸几次就好了。”聂雪寒紧皱着柳眉,心里暗暗的想道。

但是显然,巫云鹤不会再给她这个机会,只见其大手一挥,便将玲花的娇躯收在了储藏戒子中,打算回去后慢慢研究。

也许玄器从某种意义来说确实坚不可摧,但是哪怕有一丝的办法,巫云鹤也不会放弃,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终归有一日是可以解开玄器的秘密的。

之所以这么的执着,因为玲花,真的是这位王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动情的女人,不然的话,巫云鹤也不会为了得到玲花而背弃整个巫族了。

有的时候,爱虽美丽也残酷啊,简单的一个字,却让多少英雄迷失其中无法自拔,又让多少浪子宁可背弃自己的种族与信念,也要博得美人一笑,巫云鹤,正是这其中一个。

“得到了,开心了。”聂雪寒寒着脸道。

“呵呵,雪寒,我这不是情难自禁吗,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而且我答应你,以后只爱你一个,我发誓。”巫云鹤嬉皮笑脸的说道。看那架势,明显是在说谎,但是这种谎言,偏偏聂雪寒接受了。

“记住你说的话,如有下次,我不会再向现在这般纵容你了。”聂雪寒依旧沉着个脸,冷声说道,可是语气中,却有着明显的缓和。

“是是是…”

随即,聂雪寒美目流转间,看向了某一处的方向,缓缓的道:“云鹤,你在这里帮我照看一下,我去看看聂东他们,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巫云鹤问道。

“不需要,他们中已经再没有能与我相抗衡的高手,我一个人去足够了。”话落,聂雪寒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之上。

……

武汉癫痫病医院费用
郴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治疗早泄方法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郴州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