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食材

苍茫变 第十四章 恐惧

2019-11-16 06:56:20 | 来源: 食材

苍茫变 第十四章 恐惧

大地之上,谢羽站立在应龙面前,一双眸子深邃而冷漠,就如是深渊里的一抹黑潭,令人看不见一丝情绪的波动。

而天空上的战斗已经一触即发。

吴狄尊手舞青色旗子,也不知在使什么神通,只见舞动中,虚空有无数的青色幽火升起,还有恐怖的异象浮现。

恐怖的异象,那是一片尸山,堆积在血海中,还有一群青面獠牙的厉鬼,和一个面目狰狞的修罗,这异象仿佛是来自某个地方的投影,这些厉鬼和修罗,分别站在尸山之上,浮在虚空之中,立在血海之上,但都齐齐的将目光盯在吴狄尊手舞的棋子上,似乎随时可能冲出来一般。

通灵之宝,青冥旗。

鬼老头看着吴狄尊祭出来的这面青旗,也是微微一惊。这可是通灵之物,据说是出自一位大乘炼器道士的手笔,在一次探墓的机缘下被早年的吴狄尊所得,但因其是道家法宝,始终无法被吴狄尊发挥其真正威力。

不过,就是无法发挥其全部威力,这件法宝也堪称是吴狄尊的第一法宝,是一件在等级上还要高于他修为的法宝,纵然因为修炼的体系不同,吴狄尊无法发挥其至极的威力,但多年的研究,他也能动用其部分的威能。

而这部分的威能,便以远超他其他的手段了,堪称他底牌的存在了。

“这就是地狱的景象吗?”看着虚空中浮现的异象,鬼老头神色若有所思。

他知道青冥旗,之所以称为通灵之宝,是因为这件法宝与另一个世界地狱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联系,而这种联系可以让它将那个世界的一部分地方投影过来,并借助投影的力量,发动攻击。

看着虚空中出现的异象,他便知那就是地狱的某一个角落投影过来的景象。他微微闭目,感受着从那修罗身上发出来的煞气和那群厉鬼身上的阴气,正不断的从异象中注入吴狄尊手中的青冥旗之内,在旗帜上酝酿着一股令他也为之恐怖的波动。

不过在感知中

,这股力量的波动也仅仅只是让他感到恐怖而已,似乎并不致命。

“对付一般的武帝应该足够致命,但对付紫无极,恐怕还不够。恐怕,还是保存了实力吧!”其实,在看到吴狄尊拿出青冥旗的时候,鬼老头就预测到他的心思,定然是在为后续的分配保存余力。

而,在感受到注入青冥旗内的力量是从异象中抽取之后,而不是从吴狄尊体内注入之后,再加上旗帜内酝酿的力量波动后,他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在心中若有所思,旋即一笑,他想道:“既然如此,那我也留几分力气。”

而便是在这样的思维下,他才从身上掏出那一只恐怖的魔手。

轰……

那一只魔手非常不简单,有惊天的魔气自其散发,在天地间百里内形成一道黑幕,这黑幕如永恒的黑夜,里面肆虐着无尽的魔气将天地笼罩。

即便是,白石手中的那盏灯,和吴狄尊那把青冥旗所照射出来的光芒和异象,也受到了影。

吴狄尊的异象还好一些,那些魔气并不对他的异象照成影像,但白石可就不一样了,只见那隐藏在白光下的无形之剑在魔气的肆虐下,一一浮现,在天地内露出了他的真容。

而,那照耀天地的白光,也在魔气的压制下,一点点的收缩着它的领地,它的范围。

柳冥和白石相视一眼,看着眼前的景象,他们心中也是无奈,他们都明白鬼老头和吴狄尊的想法,保存实力,无非就是在各自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之外,将余下的东西占到最大的利益化。

所以他们很无奈,本身修为就不如鬼老头和吴狄尊两人,又没有他们那样富裕,有即可以手,又可以保存实力的法器和道具。

即可以出手,又可以保存实力的道具。他们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吴狄尊的青冥旗是吸收异象里面的煞气和阴气进行酝酿攻击的。

而鬼老头的那只魔手,他们也认识,那是一个道家的十二劫散魔渡劫失败,遗留下来的一只魔手。

这只魔手在几年前被鬼老头所得,是一件消耗型道具,虽然已不具有其主人生前万分之一的威力,但就是不足万分之一的威力,也足以轻易的掀飞一位巅峰级的武帝。

两人相视一眼,彼此都看的对方眼中的一分无奈和不甘。不过,无可奈何,不管从实力到装备,在四人中他们两个都比不过吴狄尊和鬼老头。所以,纵然有贪婪之心,也是没那实力去相争。

所谓,自知者明,在知道自己的力量后,他们便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了,便是互相点了点头,按照约定四人和紫无极来一招决定龙皮归属。

“嗷…”

一声若有若无的龙吟之音发出,却是从柳冥这边传出。

自古枪如龙,明白自己的实力后,柳冥便没有保存实力的想法,毕竟四人有过誓言,纵然因为实力问题自己的份额会相对减少,但也好过龙皮被紫无极拿走,自己一分都分不到。

所以,他当下便是全力出手。只见他单手举枪,天空一声龙吟发出,一条五十丈长短的蛟龙虚影淡淡地出现,盘旋在他身后。这条蛟龙面色威严,配合着柳冥身上的七重枪意,紧紧的盯着紫无极,似乎随时就会发起攻击。

嗤…

与此同时,一道三十丈长的白光浮现,在肆虐的魔气中凝聚成一把剑,散发出温和的气息。这是白石在出手,他的心思与柳冥相同,自知保存实力也不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所以他也是全力出手。

三十丈的白光凝集成三十丈的巨剑,对着紫无极散发着温和的气息,此刻,从白石身上流露出来的剑意竟然也是七重巅峰,距离紫无极的八重剑意仅差一步之遥。

不过,和紫无极的剑意相比,白石的剑意要相对温和些,少了一些凌厉,多了一些儒气。

巨剑剑尖遥遥对着紫无极,剑柄上方缓缓的悬着一盏白灯,在肆虐的魔气散发着不和谐的柔和光辉,正是白石的法宝。

战机似乎已经一触即发,面对四大高手的蓄力一击,紫无极也不敢大意,他面色凝重,手上的紫剑微微抬起,一片刺眼的紫光从他身上暴起,使得众人眼睛一眯,看不清楚那发生了什么。

不过,紫光只是一闪而逝。很快的,众人在看过去,便见在紫无极的周围出现了四个紫色的影子。

紫色的影子,这些都不是实体,只是淡淡的虚影,由紫光凝聚而成,分立在紫无极身边,随着紫无极起手抬起他手中的剑,也跟同着举着剑向前指去。

一时间,天地间的气氛凝固,一场大战的关键已然形成,即将爆发。

而在这样的气氛下,地面上的谢羽却早已收回目光,不注视这些。他的目光深邃而平静,平静而冷漠,就如深渊止水一样,毫无波澜,仿佛就是在这世间上,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影响到他。

嗯,如止水,平静而冷漠的眸子,也就刚刚,鬼老头掏出魔手的那一瞬间才有过一丝波澜。

没去理会五大高手的即将发生的对决,谢羽看向这边,他平静而冷漠的眸子中忽然出现一滴血红,在哪冷漠的深处,一滴令人察觉不到的诡红。

“嘿嘿…”忽然,他露出一口白牙,对着应龙发出了一声怪笑,怪笑?这笑声诡异而尖锐,犹如九幽深渊那万古不语的绝代魔头,忽然开口了一般,带着划玻璃般尖锐的声音,这切呲的声响根本就不像人声,令人听着,不,令龙听着毛骨悚然。

嗷……

听着这恐怖的声音,那被鬼老头捆住的身躯应龙便是惊恐的向后一滚,它在发出一声恐惧的龙吟,便又是一滚,那比水缸还要粗的腰,每一滚都能滚出好几丈远,似要远远的远离面前的这个小恶魔。在它眼里,此时的谢羽就是恶魔,不,是比恶魔还要可怕的存在,那一双魔瞳,它从未见过,是如此的冰冷,如此的无情。

按道理来说,谢羽较小的身子就是一个人跑也不一定追的上眼前的巨龙,但奇怪的景象就偏偏出现在了眼前。谢羽背着晕过去的妹妹,如他来时那般,一步一步的走向应龙,仿若闲庭漫步,不急不缓。

一米左右的身高,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每一个步伐都只跨出不到十厘米的距离,但就是在这样明显的情况下,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不管应龙怎么滚,他们的距离始终在拉近,以一种稳定的速度在拉近。

“嗷嗷嗷……”应龙的两只龙眼睁剧缩,一股恐惧感的感觉,再次涌向心头。就如一般人见了鬼一样,害怕,恐惧,寒意遍身。

双眸深邃如一汪黑谭,谢羽冷漠的看着应龙,眼中冰冷,无情,还有一片望之不尽的黑暗。而望之不尽的黑暗中,又有一丝看之不见的诡红。

而正是在那一丝看之不见的诡红中,有一条龙,被深深地印在里面。

细细看进去,可以看出这条龙和谢羽眼前的这条龙一模一样。

就这样,谢羽冷漠的看着向后翻滚的应龙,慢慢的跨步而来。

他缓缓的跨出一步,两步,三步,便是身形一阵模糊,下一刻,在应龙惊恐的眼睛里,便是出现在了它的身边。

是的,如同诡魅一般,一步,两步,三步之间,谢羽便来到了应龙的身前,就如它之前所见到的一样,第一步,谢羽人还在在时空的另一方,第二步,就已经跨过了岁月的彼岸,第三步,便只觉空间与时光出现定格,重合,谢羽人,已在他面前。

“嗷…”

人已在面前,当谢羽出现在应龙的面前时,它又发出一声恐惧的龙吟,它怕了,是真的怕了。活了几千年,它从未有过如此的恐惧,它怕的不是死,恐惧的不是死,而是谢羽的笑声,谢羽的出场方式。谢羽的笑声,那尖锐的笑声让它感到恐惧,那诡异的出场方式让它感到害怕。

它发誓,它从未停过如此尖锐的笑声,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出场方式,所以它害怕了,这是源于心灵的恐惧,是一种对于陌生,对于未知的恐惧。

它恐惧的眼里带着不可思议的样子,不明白谢羽是怎么出现的,在它眼中,只看见大地在倒流,时空在倒流,但这可能吗?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所以他不明白谢羽是这么出现的。

佛山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北京玛丽医院罗晓航
济南哪家生产医院好
郑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