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给心上个锁

2019-10-12 22:17:21 | 来源: 小吃

一大早,部门的小王打电话给我,悄声地说你身边有没有其他人,我告诉你个特大的消息,阴小强提升为部门副经理了。

这消息晴天霹雳般。不可能吧,我说。

千真万确,我是从另一个部门经理那里打听到的,小王说。

这下我相信了。公司的人事任免每年一次,都是在公司的年终考评会上同时进行的,而只有各部门经理才有资格参加公司高级别的会议。参会经理私下透露一下会议事项也是很正常的事。

阴小强,何许人也?一个马屁精。举个例子,我们这个部门的主管领导不过是个带个“总”字的总经理助理,我们都叫她史总助,他却一直叫她史总(而且将“总”的声调故意拖得高些长些),省略了后面的“助”字,这一省略,史“总”心花绽放。好像她就真的成了总经理似的。

有事没事,阴小强总是往史“总”办公室去“汇报工作”。帮她泡茶,陪她聊天,这给到了三十五岁还形单影孤的她无限欢心。隐隐约约,大龄“盛”女美人春心荡漾,几次邀约阴小强晚上出去吃饭。而阴小强总是趋之若鹭,无所不从,尽管他是已婚男人。

阴小强还爱打别人的小报告,搬弄是非。说我这人自命清高,不尊重领导,不能重用。说部门张经理越级,直接找上面的大领导曾总经理反映问题,完全不将史放在眼里,使得史心里很不爽,很反感,可一时又拿她没办法,谁叫张经理她也是个强势的靓丽同性啊,在曾总面前同样是个大红人呢。

一山不能容两虎。况且这老虎还都是母的。

在此之前,阴小强只是我手下的一名小主任,负责华东片区的售后服务。加入公司的时间也只有三年。

而我,是公司的拓荒牛。公司成立十周年了,我从当年的一个帅小伙子变成了一个秃了顶的小老头。整天埋头处理顾客的投诉,加班加点地进行原因分析、制定改进措施并回复顾客,完了还得提心吊胆地接听顾客那毫不客气的一番呵斥的电话,我这个客服中心的经理助理就是个受气筒啊。可谁叫我是个负责人呢。

没错,我在写作上有些文采。可那都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情,在业余时间作夜摸子,爬格子爬出来的。这不,刚加入了市里的一个作家协会,还兼任了小职务,可我并没有因此得意忘形啊,我还是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呢,我并没有影响本职工作啊。

我也是个工作狂呐。史总助到集团作的工作报告,是我当天接到编写任务后连夜赶出来;第二天的部门的会议纪要也是我连夜整理出来的,而日本顾客来验货前的两个星期,我连续上班,周末也没休息,驻点车间监督产品制作质量,连儿子要去市里参加“小作家”杯的现场作文竞赛我都没时间陪,都是在许诺老婆买化妆品、哄老婆开心后,老婆才勉强答应去的。

可我就不会哄我们的部门经理和主管领导,我只叫她们“某工”(“工”也是我们这个行业对人的尊称,如“王工,”就是王工程师的意思),如此,史工和张工或许就不高兴了,表面上不显山露水,实际已暗藏“祸根。”

下班。

我带着满心的郁闷回到家。是啊,工作了这么多年,一直埋头苦干,一步一步地从普通的业务员一直干到了今天这个职位,我容易吗?

想想副经理这个职位空缺了这么多年,论资历、论能力,阴小强哪里比得上我?今年无论如何也是我上啊。居然被一个铁打不动“五天制”上班的家伙坐上了这把交椅,逆袭啊,如何面对今后如此尴尬的工作场景?

一脸写满怨气。越想越气。

明天开始不参加早会了。

今后周末再也不来加班了。

顾客投诉的月度统计工作也不做了。

到点就走,得过且过吧。

写封投诉信到集团高层反映下。

明天到史总助的办公室好好理论下。

一系列的“应对措施”,如同应对顾客的投诉一样,在脑海快速闪过。

老婆走过来。

我将我的心事倾诉。

你这样想是不对的!与我同一家公司工作的老婆说。

举例:A分厂的廖厂长在领导面前未毕恭毕敬,次年马上被革职。B部门的大力不满上面领导安排,大吵大闹,被马上“发配”到北方的一个服务点,至今夫妻两地分居。

想一想我们这还在分期付款购买的房子,

想一想正在这里上学的孩子,

想一想老家的耄耋老父亲、老母亲,

想一想你的未来。

太可怕了。

想过后果了吗!

老婆的一番话语顿时在心中像响雷一样。

你给心上个锁不行吗?

你装作若无其事。

你照旧去上班。

照旧去参加早会。

照旧按照上面的工作安排做好自己的事。

照旧与领导打招呼。

让大家猜不透你的心。

你的职位还是原来的。

你的工资还是那么多。

你的一切将保持原样。

这不是很好嘛。

当夜,顿悟,睡个好觉。

共 1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人能被领导提拔说明他肯定有过人之处,包括溜须拍马也是学问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好。没有被提拔就怨气冲天本身就是缺点,都说头发长见识短,我看未必,这篇小说中的女人就比男人有远见,在女人的数落下,男人终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也因此给自己的工作家庭带来了一个和谐环境,佳作欣赏!【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5-0 -01 16: 6: 8 感谢老师点评。之前,我较常用散文或诗歌的方式写作,最近看了由中国作协创研部选编的《中国微型小说汇编》后有点文路,遂试写了几篇。 从上世纪70年代一直行走在江湖现在挚爱江山的一位执着的客家人,广东省东莞市作家协会麻涌分会理事,中国第一家股份制国有企业——深圳南山集团下属公司的内刊编辑,某镇党报优秀通讯员,“小作家”基金会主席。

湖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商洛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资阳好的妇科医院
湖州白斑疯医院
商洛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