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太皇 第三十章 意外变故

2020-01-16 22:52:20 | 来源: 菜谱

太皇 第三十章 意外变故

当萧zǐ儿的桃花飞速赶来时,常宫月手持长剑,也是欺身而近,借着俯冲的惯性,猛然向身旁最近的一朵桃花砍了过去。

“轰……”那朵桃花见到常宫月强势攻来,也不躲闪,只是闷着头一路狂冲。待得那一剑当头劈来时,它居然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自爆了。对。就是那么自爆了,根本不与她周旋。

“轰!”“轰!”“轰!”当第一朵桃花自爆时,其他慢了一步的也是纷纷赶了上来,同样不和常宫月纠缠,就那么一齐自爆了。

以常宫月所在之地为中心,顿时一匹练强悍的气流猛然爆发开来,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然后一袭风暴就那么陡然成形了,困在中央的正是常宫月。

一道道术息匹练将常宫月层层围住,任她左突右撞,就是冲不出去,而且迎上来的术息匹练是一道比一道凶猛,不断残诗着她所能立足之地!

“万剑齐出!”常宫月被逼无奈,只能大喝一声,使出一记绝招。

庞大的身躯背后,齐刷刷地冲出上万道剑影,白光流转,耀人眼目。它们纷纷冲到常宫月的身前,如保镖般将她团团围住。

“去!”常宫月长剑一挥,十道剑影便对着迎面而来的术息匹练冲了上去。“轰!”两者同时炸裂,爆炸产生的气流硬生生地将她逼退了三步。

“哦!荸荠!这个贱人,竟然给我设了陷阱!”常宫月愁眉紧锁,自己竟然大意了,什么都没想就踏入萧zǐ儿为她布下的陷阱。

“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骂完以后,常宫月还是将目光投在眼前的局面上,不论自己怎么攻击,也是不能前进一步。自己的剑影不断的被消耗,而对方的术息匹练却是不断地再变强,变多。

虽然自己的剑影每一次都能劈开一道猛然袭来的术息匹练,可是自己的剑影也是被拖着下水了。

自己的术息有限,召唤的剑影也是有限,被消耗一点就是一点,补充根本来不及,而对手却是能源源不断地补兵。此消彼涨,到头来自己肯定要被耗死。

一个倒下了,总有大部队的人补充上来,而且实力又是强了一个层次。这仗还怎么打嘛。

“唉!”常宫月紧接着叹了第二口气,绝对力术士的拼死一击,真是不容小觑。自己一个轻视就陷入了危局,悔不当初啊。

“应该想点对策了!”迎面而来的凌利气流将常宫月的俏脸刮得生疼,让躁动的她,不得不静下心来反思和思考对策。

常宫月是怎么也没想到,萧zǐ儿会这么拼命,一上来就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人家高手对决时,总是喜欢游斗一会,一来是热热身,二来是摸摸对方的底,而后才出手,那样打起来,赢得把握也大一些。

可是这丫头倒好,完全不按常规出牌,一上来就是毫不留情的使出大招,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常宫月顿时就蒙了,这还是自己那个单纯的小师妹么?完全不像啊,这么拼命三郎的样子,太不像了。

其实常宫月心中郁闷至极,萧zǐ儿也好不到哪去。她其实也不想这样,可是没有办法啊,自己实力和常宫月差了一个级别,而且现在的常宫月又是融入了幻象之中,实力更是暴涨。

自己如果陪着她慢慢斗下去,那自己肯定必输无疑,不仅不能救下流尘的性命,而且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萧zǐ儿深知唯有一上来就用上绝招,在她没有防备的时候,一举将她打蒙,才会有机可乘,一举将她拿下。

两种人,两种不同的心态,两种不同地打法,还没有开始,就注定局面的混乱了。但是不得不说萧zǐ儿赌对了,现在的局面正是对她有利。

兵法有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方能克敌制胜!”萧zǐ儿的拼命,打乱了常宫月的阵脚,让她不得不走进自己的陷阱。看来,有时候打架是需要动脑子的,智谋也能决定一些结果。

“尘!赶快走!”眼见着常宫月被自己引入陷阱,困住了,萧zǐ儿立马对着身后的流尘招呼了一声。“哇……”一口鲜血也是在此刻吐了出来。

本来在这之前,与常宫月争斗时,萧zǐ儿就受了一些不轻的伤,但是那些都是内伤,一开始没有什么,但是当术息渐渐流逝了,麻烦就来了。

刚刚萧zǐ儿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身体上的问题,始终被她顽强的意志压制着。

而如今见到常宫月顺利被困,局面反转,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也是沉沉的落了下去,紧绷的神经也是放松了,问题当然也跟着来了。

再者刚刚施展的大神通不仅掏空了她全身上下的术息以及术心中的所有术息,而且这神通带来的反噬作用也是接踵而至。

萧zǐ儿不仅要承受术息过度消耗的痛苦,还要分出心神去操控桃花爆炸的时间,更是心力交瘁,真真是雪上加霜。想不吐血都难啊。

其实要不是萧zǐ儿强撑着自己,也要照顾流尘的安危,提醒他,恐怕现在的她早就昏阕了。

“你没事吧。”流尘虽然在一旁疗伤,可是目光一直在关注这边的战况,见到常宫月被困也是心中一喜。

听到萧zǐ儿的声音时,立马飞身赶了过来,轻舒猿臂,将即将跌倒的萧zǐ儿扶住了,关切的话也是在第一时间从嘴中跑了出去。

“没事。只是术息消耗过多,没什么大碍的。”萧zǐ儿见到一脸焦急赶来的流尘,心头一喜,在他扶住自己时,毫不犹豫地将娇躯靠在他略显消瘦的肩膀上,只有在恋人的肩头才有安全感。

“把它吃了!”流尘见到萧zǐ儿俏脸发白,急匆匆地从怀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三颗雪莲子,轻轻地递到她面前。

“格格……”萧zǐ儿开心的笑了,望着那三颗灵气萦绕的雪莲子笑了。只有和流尘在一起她才能这样开心的笑。

虽然自己在天宇楼无忧无虑,可是烦恼是无处不在的,再说了,她可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子,烦恼自然少不了。

但是只要和流尘在一起,她就很开心,每一次都能绽放出真诚的笑容。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虽然她的嘴角还挂着血迹,虽然她的俏脸已经煞白,虽然她的笑容很凄美,但是这些根本不能阻止她内心的欢喜。

这么多年以来,她是第一次这么开心!

萧zǐ儿甜甜的笑着,可是却不动手,只是那么痴痴地望着流尘,眼珠滴溜溜的转,她在用眼神示意某人来喂她。

“呵呵!好。我来喂你,算是对你刚才拼命的奖励!”流尘宠溺地抚摸着萧zǐ儿的头,心中满满的都是甜蜜!

他一手扶正萧zǐ儿的身体,另一只手轻轻地将雪莲子一颗一颗地放进她的檀口。一边喂,一边笑着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喂人东西呢。”

“哦?这么说这还是我的荣幸呢?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被人喂,大家都是第一次,谁也不吃亏!”萧zǐ儿也不管入嘴即化的雪莲子,只是那么痴痴地望着流尘傻笑,见到流尘一副神气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

“我以前之喂过小狗!”流尘见到萧zǐ儿打趣自己,也不客气,右手在她高耸的琼鼻上轻轻一勾,也是打趣了回去。

“好啊你!竟敢骂我是小狗。”萧zǐ儿佯装生气,嘟着小嘴,满脸都写满了娇嗔,粉拳如雨点般轻轻地落,在流尘的胸膛上,一个劲地嘟囔,“让你使坏,让你使坏……”

就在流尘想要开口求饶时,一阵“乒乒乓乓”地金属撞击声,猛然从背后传了过来。两人同时回过头去,只见处在术息包围圈中的常宫月已经开始突围了。

此时的常宫月与之前大不相同了,不仅是劈出的剑气,还有那飙涨的气势。

因为她已经完全掌握了幻象的奥秘,试金石就是在她面前渐渐虚弱的术息屏障。

现在的她已经能十成十的发挥出幻象的真实实力,如果要是再对上萧zǐ儿的这一招,她有绝对的信心轻松化解。

手中长剑挥舞,每挥出一道剑气,都有一道术息匹练被她劈开。她迈着小碎步,一步一步地朝外围走来,现在的她再也没有之前的吃力,反而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

“糟了!她要突围了,我们赶快逃命吧!”这一次首先提出逃命的,却是曾经一心求死的流尘。

他知道自己必须活下去,因为他在这个世界上已有了牵绊,自己活着并不是只为了自己,还有那个心上人啊。

“嗯嗯,你做决定吧,都听你的!”萧zǐ儿乖巧的点了点头,靠在流尘的怀中,她就决计做一个听话的小女人。

她知道男人都喜欢听话的女人。

因为是男人都要面子,在面对大事时,总喜欢将重担子放在自己身上,而让自己的女人站在身后,虽然有些逞能,但是是个男的就会这么想,这么做,流尘自然也不能免俗。

“谢谢!”流尘闻言很是欣喜,低下头,正好对上了萧zǐ儿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着看着,流尘的心就沦陷了。

望着萧zǐ儿那通红的就要滴出水来的俏脸,情不自禁,流尘厚厚的嘴唇就向怀中的可人儿的娇艳双唇印了上去。

“嗯!不要!”萧zǐ儿看着渐渐靠近的鲜红厚唇,一脸不情愿地将俏脸别了过去。虽然她已经默默地将自己的身心都给了流尘,可是在这种时候,少女的矜持还是有的,有些事她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不出来的,何况大敌当前。

“嘿嘿,不好意思,你太美了!”流尘傻傻的笑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毕竟还是个十六岁大的少年,男女之间的有些事,他懂,可有些事,他却不懂。

刚刚那个行为,完全是受了心中最原始的an的影响,才下意识做出的。当an被萧zǐ儿的冷静浇灭时,流尘也是清醒了过来。

自己在做什么啊!怎么能这样鲁莽呢?何况现在敌人就在身后,危险还没有解除,自己怎么能干这些事呢?

“赶快走吧!”萧zǐ儿看着流尘已经通红到极致的脸庞,暗自骂了一句“大傻瓜!”然后出言打破了尴尬。

“嗯嗯好的。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不然等她突围了情况就不妙了。”流尘站起来,一抄手,揽腰在萧zǐ儿的惊呼声将她中抱了起来。

“这样,我们可以逃的快一点!哈哈……”流尘笑呵呵的对着萧zǐ儿的耳朵呵了一口气,然后膝盖微微一弯,身体借力射了出去。

“坏蛋。就知道调戏我!”萧zǐ儿低声骂了一句,本来已经褪色的俏脸,此时被流尘这一口痒痒的热气一呵而出,羞得她直往流尘怀里钻。

“哈哈!”闻言流尘更加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小心!”就在流尘放肆地笑着,同时身体已经跃出几丈远时,依偎在他怀中的萧zǐ儿突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立马出言提醒流尘。

“唰……”地一声,一道金黄的身影突然从一旁的树林中窜了出来,还没有等到四肢站稳,就那么疯狂地向着空中的流尘撞了过去。

“砰!”那道身影实在是太快了,在流尘促不及防之下,一下子将流尘撞飞了出去,连带着怀中的萧zǐ儿,一起来了个完美的抛体运动。

“骨碌骨碌……”两人跌落在地,就像两块落石一样,不住地往前滚,根本听不下来。

“咚……”两人最后齐齐撞在了一棵粗壮的大树上,才停下不停翻滚的身躯!

“混蛋!”流尘大声骂了一句,自己的运起最近怎么这么背啊,眼看着就要逃过常宫月的追杀了,没成想突然窜出一物,竟然将自己生生撞了回来!

“真是太可恶了。zǐ儿,你说是不是?”流尘不满地摸摸自己的肚子,刚刚那偷袭,差点将自己的肚皮顶破,真是太可恶了,这是谁啊。

“zǐ儿,你怎么不说话了!”流尘一直低着头,见到萧zǐ儿居然没有附和自己,有些疑惑地抬起了头。

这不抬头不要紧,一抬头,流尘差点晕了过去,我那个去,今天这运气真是日了狗了,咋这么差!

眼前的身影那是如此的熟悉,并且流尘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畏惧,完了,这下完了,想不死都难了。

“嘶嘶……”两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相互对视一眼,笑了,这一笑中只有无奈一种感情。

无语了,彻底无语了,人生咋能这样悲剧呢?喝口凉水都塞牙啊!

长春有治疗牛皮癣公立医院吗
天津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专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三亚治疗阴道炎医院
遵义癫痫病医院最好的在哪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