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至尊无双 第八十五章 果然是每一件事的背后都有八卦

2020-01-16 18:40:54 | 来源: 菜谱

至尊无双 第八十五章 果然是每一件事的背后都有八卦

对于机会的把握,那些经常行走在生死边缘的人,绝对不会错过,而且能够发挥到最大价值。

面对钉子可以说是不设防的后背,火人并没有马上出手,而是开始蓄力,本来覆盖全身的火焰,竟然变得稀薄,而右手处的火焰,却逐渐加深,最后变成了幽蓝之色。

本来就很高的温度,此时已经变得无法直视,就像是一个蓝色的太阳,落在了火人的右手之中。

在轮轴轻易击碎那个火焰巨手之时,就发现了不对,首先,火焰巨手太过呆板,根本不像是有人在控制,还有就是,它太易碎了,就像无源之水,不可长久。

在意识到不对的同时,轮轴就开始向钉子靠近,这也是火人放弃直接攻击的原因,与其发动不确定结果的攻击,还不如利用这段时间,为发动一锤定音的一击做准备。

此时,钉子也发现了自己身后的异样,知道就算轮轴能够赶到自己身边,以其冲忙的应对,也绝对不可能防御住这种程度的攻击。

“交给你了,不要让兄弟们白死。”钉子只是轻声说了一句,随后转身在自己身前布置了一面冰墙,随后就不再管自己的安危,而是向着火人发射了一枚冰钉。

似乎是绝对的信任,听到钉子的话,轮轴并没有停在钉子身前,而是一掠而过,继续冲向火人。

而此时,火人的攻击也准备完成,一个蓝色的火球出现在其右掌之上,不再像刚刚出现之时那样刺目,而是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不过,此时却更加危险,因为这意味着稳定与内敛,一旦爆发,威力也更加巨大。

看着从自己身边飞过的火球,轮轴眼角微微颤动,他知道,钉子绝对接不下这一击,即使不死,也会重伤,在床上躺几个月绝对不可避免。

轮轴并没有犹豫,依然冲向火人,趁着发出如此一击之后的虚弱时间,给予其重击,才不枉费自己兄弟给自己创造的这一次机会。

火球不出意外的轻而易举的击碎了钉子身前的冰墙,不过,在击碎之前,钉子先一步一拳打在身前的冰墙之上,而其位置,正是火球即将接触的位置。在其拳头击在冰墙上时,一枚冰锥出现,正好刺到火球。

也就是说,火球并不是打在钉子身体上爆炸的,而是在冰墙之前爆炸,虽然依然不可阻挡,但是威力已经得到削弱。

随着爆炸,钉子整个人飞了出去,全身一片焦黑,重重摔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吐着血。不过,虽然身受重伤,但并没有死去,甚至还保持着意识清醒,只不过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而已。

由于刚刚的攻击,火人也出现了一瞬间的虚弱期,虽然发出的火球爆炸之后,轮轴也受到波及,后背受到冲击,但并没有影响其速度,几步就拉进了与火人的距离。

不过,最快的反击并不是来自于轮轴,而是钉子在最后发出的冰钉。

冰钉好像被计算过似的,甚至刚刚的爆炸都没有影响到冰钉的飞行轨迹,直接打在火人的右肩之上。

本来,火人并没有太过在意这枚冰钉,因为即使自己处于虚弱期,自己身上的火焰也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就像之前轮轴的一拳,并没有给火人造成太大伤害,就是由于火焰阻挡了部分冲力。

不过,在冰钉打到自己右肩之时,火人知道,自己错了。冰钉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伤,甚至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在自己的肩膀之上留下一个白点,但火人的脸色却是猛然一变。

火人发现,自己右臂的火焰消失了,而且整条右臂都发不出能量,虽然能够自由活动,但却没有多少力量。

“医法师,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是一名医法师,可恶。”被一个已经半废的家伙暗算了,火人的愤怒可想而知。但此时却即使愤怒,也无法发泄,因为紧随而来的轮轴,已经近在眼前。

“同样的手段不可能算计道到我两次,之前让我失去身体的控制权是你的术法吧,不过,这次我不会再中招了。”

“是吗?”轮轴的愤怒并不亚于火人,于是,两个一肚子火的家伙你来我往的打在了一起,而由于火人的右臂被废,甚至还要保护自己的右臂不被攻击,再加上一开始就被轮轴抢得先机,火人整个被压制,虽然火衣依然防御良好,甚至给轮轴造成了巨大麻烦,但也只能保持不败而已。

相较于毒人与蔡布的一击而止,与火人和轮轴的针锋相对,死战不休,铁人可以说是最轻松也最烦躁的了。

对于那些上蹿下跳的家伙,虽然铁人可以轻松应对,但要想干掉一个却很难做到。对于铁人来说,这些家伙真像最开始说的那样,是一些苍蝇,赶不走,打不死,不咬人却烦死人。

“铁人,你现在很像是一头老黄牛,不停的驱赶着围着自己打转的苍蝇。”突兀的,一个声音在空旷的实验室之中响起,而这个声音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平衡。

首先就是正在与轮轴对战的火人,听的这个声音明显面露喜色,而轮轴则是心理一沉,而两人也十分默契的分开,停止了交手,变成了对峙局面。

而本来就身受重伤的毒人则是眼角微眯,不知道心理在想什么。蔡布则是有些疑惑,不知道来的是谁,但也知道一定是个厉害角色。

而影响最大的,就是铁人的战场,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围住铁人的那些人全部感觉头脑巨震,就像是要爆炸一样。

铁人自然不会浪费如此良机,只见满是钢铁的右臂突然弹出一个火箭炮发射器,随后就是无数枚嗅到血腥的鲨鱼一样的微型火箭弹,轰向周围的那些呆愣住的人。结果可想而知,所有人都被轰飞,随后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老大,你终于来了。”铁人并没有查看自己的战果,而是激动的向着之前声音发出的方向喊道。

而随着铁人的话音刚落,一个缓慢但稳定的脚步声传来,就像才在所有风纪委与“齿轮”的心上。

“熟人,我已经来了,你还要躲藏到什么时候。”五人组织的老大,聪明人的出现改变了整个战况,不过,其首先关注的,却是五人组织里唯一未曾露面的熟人。

似乎是回应聪明人的提问,又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可从来没有躲过,一直都在这里。”

话音落下,一个人出现在众人的不远处,正是之前帮了风波一把的那个李强,至于其真实姓名,就不为人知了。

“看来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给我,会给组织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聪明人怒吼的质问道。

“当你为了狗屁计划不顾她的死活之时,这个组织就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的死活,与我何干。”熟人似乎也很激动,而且对于聪明人的仇恨甚至大于风纪委与“齿轮”的人。

“我说了,那是意外,我也不想的。”聪明人的口气不再那么强硬,而是带着一丝内疚。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为那个人做事,她的死,那个人也脱不了干系。”

“你能破坏我的计划,说明组织内有人帮你,是毒人吧!”聪明人似乎不想在之前的那个问题再做纠缠,而是看向了战斗一开始就重伤的毒人。

“按照毒人的性格,不可能一开始就采取这种两败俱伤的战斗方式,而是缠斗以加重对手的毒性。”

“我想,这是为了尽早结束,一方面保存实力,一方面随时应变吧!”

“对于她的死,我也不能原谅,还记得以前因为我的身体原因,所有人都不理我,只有她不在乎,她说人都是平等的,不应该以战斗方式决定一个人的好坏,而是他战斗的目的。这是我能够走到现在的原因。”毒人突然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势似乎早就没有大碍了。随后,站到了熟人的身边。

看到毒人站起,蔡布也想挣扎着起身,但是,却再一次倒地,胸口的伤口虽然已经不再流出毒血,但伤口依然发黑,显然毒素并没有排除干净。蔡布知道,这场决斗,自己输了。

而此时,火人也与轮轴分开,走到了聪明人与铁人的身边,不过,其此时的状态却不是太好。

而轮轴先是检查了一下钉子的伤势,见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独自站在一边。

“我不想再与你争辩,铁人,将这里所有外人解决了,我不想在看到一个活人。”聪明人对着铁人吩咐道。

“是,老大。”铁人答应一声,就走向除了五人组织,唯一还能站立的轮轴。

不过就在这时,上方的屋顶突然掉下一些沙土,随后出现无数裂纹,最后随着一声爆炸,无数土石掉落下来,屋顶也出现了一个大洞。

“看来我们还不算太迟。”自洞口,风波五人相继跳了下来,虽然还没有搞清倒地发生了什么,但是,至少战斗还没有结束。

“不过,下次这种打洞的活可不可以不要再找我了。”风波揉了揉自己酸困的双手,忍不住抱怨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隔层会如此的厚,完全出乎风波等人的意料,甚至风波等人一度认为自己的推测是错误的。

当终于打通之时,风波差点没有哭出来,终于结束了,这就是风波的心声。

邵武市妇幼保健院
宜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白癜风医院重庆哪家好
金华医牛皮癣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潍坊哪家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