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怒剑龙吟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古墓开启

2019-11-07 19:45:37 | 来源: 菜谱

怒剑龙吟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古墓开启

看着眼前之人这副不着边调的样子,霍云本能地皱了皱眉头,而夏侯羽并没有太大的表现。倒是风韧却丝毫不在意地迎上去问道:“阁下既然是孤身一人的话,那么欢迎加入我们。不过,凭借阁下的实力,似乎没必要加入我们这队实力明显弱的队伍吧?”

从那人身上隐隐弥漫的气息风韧轻易地察觉到了他的修为,准界级实力。虽然在此处这样的修为不算强,但是也不弱了,想要加入那些好几位界级实力之人坐镇的临时队伍也基本没问题。

蓝袍人一口咬下手上那只烤羊腿上后一大块筋肉,将只剩下一些没啃干净的肉屑皮筋的骨头随手一丢,然后强行咽下满嘴的烤肉后还用手擦了擦油腻的嘴巴,想风韧伸出手说道:“我觉得你们看上去合眼,所以就这么选择了。在下宇文坤,等会就互相多关照了。”

风韧倒是毫不在意地与宇文坤先前擦过嘴的手握在了一起,与他预料的一样,对方的手上此时非常干净,完没有一丝的油腻。就在刚刚宇文坤伸手的那一瞬间,风韧就已经隐隐察觉到有一股很淡的波动从在对方掌心中一晃即逝。把真气的运用到如此地步,虽然说让人觉得大材小用,但是其中精细的掌控力不得不让风韧暗暗称奇。

“欢迎加入。在下风韧,这两位分别是霍云和夏侯羽。”风韧满脸微笑。

宇文坤闻言便分别对另两人抱拳行礼,二人自然也是作揖回礼。

和三人站在一块之后,宇文坤呵呵一笑,又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翻出了一大盒肉丝炒面以及一副玉质筷子。在开吃之前他还不忘把这盒喷香的炒面往身旁一递问道:“你们要不要也尝尝,味道挺不错的,而且我还有很多呢。”

风韧笑了笑摇摇头,而霍云与夏侯羽根本就一言不发,难得理睬。见状宇文坤尴尬一笑,低头大口吃起了自己的炒面,嗦嗦作响。转眼之间,这盒炒面就已经见底了,而宇文坤又是随手一丢,再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大饼撕啃着。

“我怎么觉得,这家伙就完一吃货?”霍云有些语。

夏侯羽赞同道:“还没到饭点就这么能吃,我怀疑他是不是几天都吃过东西了。”

虽然二人声音很轻,但是凭借宇文坤的实力听得十分清楚,他倒是毫不在意地说道:“我这人就是这样似乎永远都吃不饱,一直都会觉得多少有些饿,呵呵。”

由于他嘴中塞满了食物,这话说的十分模糊,是让三人一阵奈。

就这样又过了将近半个时辰,赶来此处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好几位界级实力的高手,不过修为达到或是超过五重的却一个也没有。界级实力,五重以上便是一个的层次,也是任何魔兽能够幻化人形的一道坎。

终于在即将日落之时,又是三队人马赶到,光看他们的阵势早已等候在此处的众人便明白,他们想要等的人终于到了。为首的那三位头领身上部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威严,多半都是界级五重实力之上。

“原来是元堂主和尉迟长老,在下有礼了。”

其中一队人马的为首之人率先向另两位首领问好,不过他脸上却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所谓的敬意。

那二人也是淡淡的回礼,并没有过多的谈话,只是唤来各自势力先前就等候在此处的各自人马,细细地询问相关的信息。

“竟然是那两个魔头来了!”宇文坤恶狠狠地话说到,将手中还剩半个的肉夹馍一扔,还用脚踩上去碾了一会儿。

霍云随即问道:“你认识?”

宇文坤冷哼一声说道:“血煞殿大长老尉迟勋,迅龙帮二堂堂主元轩霸,都是北庭凶名显赫之人。当然,他们背后的实力自然是臭名远扬。另外那个还好些,星魂阁副阁主赖驰,为人勉强过得去,就是生活作风有些问题,家里妻妾成群。”

“那么,他们三人的具体实力知晓吗?”风韧紧接着问道,对于这种修为之人他已经没法直接勘测对方的具体实力,相差太多了。

宇文坤答道:“据称元轩霸和赖驰都是界级五重修为,至于那个尉迟勋,恐怕是有五重巅峰。不过这泄只是半年前的情报,至于现在如何,就有些不清楚了。”

听到这里,夏侯羽和风韧心中同时微微一颤,他们都能够隐隐看出这个宇文坤的来头恐怕也是不小。

而霍云却是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望着已经浮空而起的尉迟勋、元轩霸、赖驰三人目不转睛,那三人已经明白了此处的防御措施,准备合力强行打开一个缺口。

远远透过人群望向打开的那道城门口

,通往主建筑的大道畅通主,然而那眼中望见的景象却看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感,似乎整个画面在微微的晃动。再联系上先前进入之人立刻身影消失而且遭遇傀儡和激光的围杀外人都法看到,很显然这里布下了在视觉上迷惑性极大的障眼法。

不过这样的障眼法在悬浮在空中的三位界级高手眼前根本不值一提,他们需商讨便已经达成了一致的协议,合力破开这迷惑性的法阵。如果可能,随便将主建筑物大门的结界一起击溃。

暗中,肯定还是隐藏了些同样实力强横倒是不愿现身之人,至于他们的居心究竟如何,就不得而知了。这也是为什么空中的三位界级高手要合力的原因,谁都存在着私心,都想等下留下足够的实力好尽兴掠夺一番,这样做可以保证消耗小。

三色流光从天而降,数股凶悍的劲力螺旋搅成一道狠狠轰击在古墓表层之上,笼罩其上的一道形的屏障终于在众人眼前浮现,模糊半透明的表面上光怪陆离。然而也仅仅是现身了一眨眼的功夫,下一刻这层屏障就瞬间被击穿崩裂。

大片的瓷器破碎般的声音从古墓上空传来,守在门前的众人可以依稀看见片片半透明的碎片在半空中坠落,而眼前的视线终于豁然开朗。成群结队的大批黑色傀儡集中在古墓围墙内纵横的街道之上,部手持利刃,而在它们脚下尽是血水和横七竖八的尸体。

眼见敌人浮现,空中的三人一齐翻动双掌,那股搅成一团带着三色光晕并且破开了古墓外层结界的劲力忽然一拐方向径直下坠。就在即将撞击地面之时,那股劲力又猛然抬头直冲向正前方的主墓室大门,一路上被它碰撞到的傀儡身体直接被震成粉碎。

轰!

一声直刺云霄的巨响在劲力轰击在主墓室大门上的瞬间爆发而出,顿时间地动山摇,实力稍微差些的人根本都站不稳脚跟,不少都直接摔倒或是坐在了地上。

浓烈的烟尘在翻滚中终于从古墓围墙内散去,原本被傀儡积满的街道上此刻只剩下片片黑色的碎屑和残缺的兵刃,真的是如同先前结界还在时从外面看到的那帮畅通阻。而且为重要的事,那道主墓室中的大门依然破碎了大半,一个巨大的缺口在上面出现,一眼望去尽是内部法看清的黝黑。

人群瞬间暴动了,他们乱成一片涌入古墓城墙之中,争前恐后地冲向那座主墓室破开的大门。然而完成了任务的三人却也不阻拦这忻机而上的贪功之人,只是退回了各自的人马之前冷眼向往。

而风韧四人也是如此,没有一人有想动的念头,只是远远望着那些已经被贪婪蔽了理智的人群。当然,除了他们外留下不动的人马还有几队,都是那些整体实力普遍强些的临时队伍。

就在冲在前面之人赶到主墓室门口之时,一道猩红色的刺芒忽然从门上的缺口中射出,将他的身体斩成两截。而去势不减的那道血色利芒迅速斩向紧跟在后面的数人,也将毫防备的他们尽数斩杀。而直到击杀了数百人之人,那道利芒才是消散。原本在轰击下干净了不少的街道再次布满血污。

一声如同野兽怒吼般的咆哮从主墓室门上的缺口中传出,听得街道上那泄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人群一阵胆战心惊,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而不一会儿后,一道橙色的身影突然从大门上的缺口中钻出,站直了身体后挥舞着手中的那柄斩刀仰头大啸。

刀长近三米,持刀者是身高达到了四米之上,这具傀儡一现,众人皆惊。它身上弥漫出的森然气势就是之前合力破开结界的三位界级高手也暗感不妙,竟然已经达到了五重巅峰。而且它两颗空洞眼眶中跃动的缕缕鬼火是平添几分阴森与恐惧。

随着巨型傀儡的呼啸,四处的街道上又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了如同潮水般的大片黑色傀儡,和先前挤在街道上的那一大群一模一样。

手起刀落,这些完没有情感只为杀戮而生的傀儡情地斩杀着呆若木鸡般立在街道上的众人,瞬间引来了阵阵恐慌。那些率先冲入之人心念战,只是在招架中步步后退,试图可以从城中逃出。然而不断飙飞的血光不断打击着剩余之人的后的信念,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在屠刀下殒命。

“这些人本以为自己抢先进去可以拔得头筹,却不曾想到反而成为了我们的问路之石,真是可悲。”早已有所预料的夏侯羽一阵冷笑。

风韧叹道:“当贪婪在心中涌现之时,双眼自然会被这澎湃的情感蔽。都是可怜之人啊!”

虽然话中带着几丝的惋惜,但是风韧却也是好没有想要出手相救的意图。他本身就不是悲悯天下之人,何况这次面对的是一群为了私利不假思索的自寻死路之辈。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贵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贵阳癫痫病正规医院
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
永安市立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