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第一仙皇 第300章 变之伊始

2020-02-14 09:58:08 | 来源: 汤羹

第一仙皇 第300章 变之伊始

风羽紧闭双眼,留下血液的这个人,他的境界超出了风羽的认知,

但风羽知道,这个人强大得无法匹敌,不然对方怎么能破开神话人物的禁制,

突兀间,在风羽脑中出现一个画面,

一个绝代强者负伤逃入黑水湖,沿路跌跌撞撞,横扫王道阵法,破开神话禁制,

风羽睁开了双眼,细细看着周围的景象,

他推测的沒有错,当时逃入此地的强者正在被人追杀,

后面的一些阵法只是残缺,沒有完全被破坏,很可能是这位强者快油尽灯枯了,无力将这些阵法全部破开,

也可能是后面追兵追得太紧,时间太紧蹙了,他只能挤入阵法,

风羽拔出了一株草,翠绿色的小草投向了阵法之中,

咔嚓,阵法发动,空间碾爆的声音像放爆竹一样,沉闷而渗人,

燕依依抓紧了风羽的衣角:“空间碎裂,至少要王道二级的修为才能办到,”

燕依依的话让风羽心惊肉跳,

她的意思很明白,这阵法能够杀死王道二级或者上古第二期修为的不死神,

王道一级或者上古第一期的不死神,这种人物在一些大派或者家族中一般不是家主门主就是超级长老,

王道二级修为的强者,他至今听都沒听说过,

像杀子真,上古第三期第三重天的修为

,东方大陆的想杀他的人一大堆,可沒有一个能将他拿下,

这就是王道威势,

风羽看清了,前面阵法间的间隙极为狭窄,在过去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被强大的空间爆炸碾压,

“我走前面,你小心,”风羽道,

燕依依不语,跟了上去,

“刚刚來时的路你记清楚了沒有,”风羽问道,

“记清楚了,”燕依依答道,

风羽都说了这地方凶险至极,到处有阵法禁制,她自然记下了來时的每一个脚步,

不然,回去的时候若是走错一步就化为粉尘,

蓦然间,燕依依想明白了风羽这句话的意义,

让自己记清这里的路,这么说他的意思是,万一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让自己···

风羽刚刚踏入了残缺的阵法之中,他发现,自己的手被抓得很紧,很紧,

“放手,”风羽道,

“快走,”燕依依道,

这阵法虽然残缺,但还是容不得马虎,风羽沒有时间犹豫,他只能往前走,

燕依依的手酥软,就像沒有骨头一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燕依依不再像之前那么强势,反而变得娇滴滴的,向乡间未出嫁的女子一般,

风羽的眼睛布满血丝,两个人的性命都在他的身上,他不得不谨慎,

一连三个王道级别的大阵,他们都穿了过去,

呼,风羽长舒了一口气,

前面的禁制少了很多,一条小路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路,人为开发出來的路,

风羽放眼望去,在路的尽头有一间房子,这里曾经有人居住,

这条小路不过一米宽,但是这小路非常平整,小路所在的区域沒有一丝阵法纹络,

在小路旁边还栽种着几颗参天大树,这些大树全部栽种在阵法的缝隙中,

将树木栽种在阵法中而不伤阵法,这个人对阵法的了解到达了一种登峰造极的程度,

燕依依惊道:“在这种地方居然有人居住,”

风羽道:“走,过去看看,”

两人同时向前走去,两只手仍然沒有松开,

小路上沒有阵法,他们的速度很快,这间房子的位置也极为高明,

房子就坐落在阵法的间隙之中,不会受到阵法的攻击,

风羽仔细看了一眼,这房子旁边的阵法,像是被人移动了一样,

不对,不可能有如此巧合的事情,下一刻,风羽便肯定,这个阵法是被人移动了,

移动阵法而不伤阵法,这种手段已经不是用高明两个字能够形容出來的了,

这间木质小屋看起來很简陋,可在这么危险、复杂的环境中建起这座小屋,远非常人能做到,

会是之前的那个强者么,

在木屋的侧面有一座木质墓碑,风羽走了过去,

上古文字,

墓碑上就写了四个字,“武家英魂”,

殒落在这里的那个强者是他们武道一族的族人,风羽转身走向了小木屋,

吱,木门被推开,虽然过去了几十万年,这木屋依旧沒有损毁,

屋子很简陋,不过三十平米,一张床横在了最里面,剩下的就是一桌一椅,

桌子上有一块玉简还有一个蓝色的晶石,除此之外,房间中就空无一物,

风羽缓缓走了过去,他抓过玉简,

玉简是记录信息的重要工具,这么來说,这间屋子的所有答案都在这玉简之中了,

从这间房子存留的时间來看,这里很可能是他们武道一族最后的栖身之所,

这块玉简很可能记录着他们武道一族的点滴,

风羽将玉简放下,他转而拿起了蓝色的晶石,蓝色晶石朴实无华,看不出什么异样,

一道奇异的波动从风羽的身体中传出,燕依依身体颤动了一下,

风羽看了燕依依一眼后再次拿起了那块玉简,这个时候,他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狂跳的心,

自己想知道的答案,就在这玉简之中么,

燕依依突然道:“风羽,这块玉简就别看了吧,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这么久,不是么,”

风羽道:“我來这个地方,八成就是为了这块玉简,都到了这个份上,我怎么能不看,”

风羽抓起了这块玉简,正准备将神识透进去,

突然间,燕依依一把将玉简抓了过去,转眼间玉简就被燕依依扔了出去,

风羽一把推开了燕依依,向前冲了过去,

刷,风羽的手和玉简擦过,嘶嘶,玉简撞到阵法上化成了粉末,

下一瞬间,风羽向屋子中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燕依依的衣服,

“为什么,”风羽声嘶力竭,就像一头出笼的猛兽,

一直以來,他所寻求的所有的谜底,九成九就在那块玉简上,

可就在他心中的疑惑快解开时,这玉简被燕依依毁掉了,这叫风羽如何不发狂,

“为什么为什么,”风羽道力化剑,抵住了燕依依的脖子,

燕依依摇摇头,沒有说一句话,

“啊,”风羽将燕依依甩开,燕依依被摔倒在地上,

神识入主丹田,风羽吼道:“传承,我知道是你搞的鬼,你给我滚出來,”

风羽的丹田被震的嗡嗡作响,可他的丹田就是一点反应都沒有,沒有风之传承的踪影,

“传承,你到底知道什么,你给我出來,”风羽嘶吼着,

半晌,风羽神识归位,他瘫倒在地上,他盯着眼前的燕依依,有种说不出來的恨意,

风羽运转武道玄功,他清晰地感觉到,丹田中风之传承的力量消失了,

是彻底的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一点风之传承的痕迹了,

这说明,风之传承已经离开他的身体了,

突然间,风羽觉得一阵眼花,他的眼睛中好像缺少了一些东西,

天眼通神技消失了,

风之传承在离开的时候将他的天眼通带走了,好像天眼通原本就不属于风羽一样,

很显然,刚刚他身体里发出的那道波动是风之传承给燕依依的信号,是它指使燕依依扔掉那块玉简的,

燕依依低声道:“传承大人让我转告你,那蓝色晶石内封藏这武道精血,你将血液滴在那块蓝色的晶石上就可以获得天大的好处,将來必定能宇内称尊,”

“大人还让我转告你,请你切记,若是你将來碰到一个叫做无双的女子,一定要远远避开她,”

突然间,风羽有种被人愚弄的感觉,

一直以來,真正和他形影不离,帮他救他无数次的风之传承居然会背叛他,

而他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和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那玉简中一定有不能让他知道的秘辛,这点风之传承肯定清楚,可它一直瞒着自己,

自己为什么穿越万载时光來到这里,武道一族怎么会变成这样,这是唯一的线索,

“哈哈哈,”风羽发出了一阵狂笑,

风羽哑着喉咙道:“就这么多了,那位传承大人还有沒有什么让燕大小姐转告我的,”

燕依依咬着嘴唇,她知道风羽现在很气愤她刚刚的举动,

但是她沒有办法,她道:“传承大人还让我告诉你,你修为到化境后,要走上古前五期的路子,王道五级的路被斩断了,不要自掘死路,”

风羽的面容阴沉,他道:“真好,我以后的路你们全给我计划好了,我就是一个你们随意操控地木偶人,是吧,”

“还有沒有吩咐我的,你一并全说了吧,”

燕依依不语,风羽现在已经出离了愤怒,

“有沒有呀,”风羽吼道,

燕依依流下了泪水:“风羽,我相信,今天传承大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风羽摇摇头:“都是为我好,是吧,”

他猛然站了起來:“好好好,我就按你们说的做,我风羽就在这里,随你们怎么玩我,”

就像一阵风一般,风羽走到了桌子前面,他手中逼出來一滴血液,

那带着点点蓝光的血液滴落在了那块蓝色的晶石上,蓝色晶石蓝光暴涨,瞬间飞进了风羽的身体之中,

突然间,风羽感觉丹田中充满了力量,

四十九条禁忌纹络飞快延伸,转眼就遍布全身,玄功小成了,

力量还在持续暴增,风羽的血液在沸腾,

蓝色晶石就像一团火焰一样,引爆了风羽身体中所有的力量,

一股股凶猛的力量冲击着他的丹田,强迫他的丹田释放空间,

嗤嗤,风羽的丹田新生出了一个孔,

四孔丹田,

那些力量似乎还不罢休,第五个孔正在形成,这个时候,丹田的容量还在持续增加,

这是要突破的前兆,

从合道到化境,突破过去一定会有天劫降临,

风羽看了一眼旁边的燕依依,按照之前天劫的程度,若是她还在这里,那她一定会受到天劫的牵连,

文章名预修改为《第一仙皇》,请各位关注,谢谢了,本字段不计入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