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儒道至圣 第1058章 龙爵法旨

2019-10-11 20:24:37 | 来源: 烘焙

儒道至圣 第1058章 龙爵法旨

“放肆!谁给你的胆子威胁半圣世家!马上认罪,不然圣院礼殿见!”雷龙阔大怒。

方运看都不看雷龙阔,道:“此时,没有半圣世家,只有一个玩不起而祸及家人的倒行逆施之徒!人族的半圣世家,出不了你们这种杂碎。”

“你等着礼殿降下三礼之火吧!”宗识冰怒道。

宗午德皱眉舌绽春雷道:“族叔,你不仅是一人,更代表我宗家,希望你说话注意分寸。那些话,我宗家大儒与家主可说,我不能说,你更不能说!”

宗识冰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怒火,宗午德是宗家嫡系,他这个宗家异族旁系要是敢反驳,那就会形成宗家内讧,出了学海,宗家必然会对他执行家法,不可能把宗午德怎么样。

更何况,宗识冰一直怀疑,宗家故意对宗午德不管不问,实际是为宗家留个种,一旦宗家将来出现问题,有宗午德在,不至于让宗家嫡系断后。

哪怕是雷家,前前任家主雷越也想好退路,一部分雷家的有志之士已经脱离现在的雷家,一起进入荒城古地,临走前还一起发传书向方运道歉,算是了结之前的恩怨。

而且宗午德说的没错,方才他们几个人的话显然很不礼貌,若是被礼殿知道来龙去脉,只能当是双方争执,不可能治方运之罪。

宗识冰很不甘心,看向雷龙阔。

这里可没有亲近方运的雷家人。

雷龙阔心领神会,冷哼道:“方虚圣,我雷家源自雷祖,在龙族之中,别说龙爵,连四海龙圣都不敢贬低。你若出言无状,我们雷家定当联合诸位龙圣,夺了你的龙爵之位!”

“哦?”方运的声音如同滚雷在上空炸开,而后看向雷龙阔。

雷龙阔看到方运的目光,竟吓得身体一抖。一股直入骨髓与血脉的威压在他心中爆发。

那是上位龙爵与伪龙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那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弥合的差距。

雷龙阔感到自己的血液冻结,觉得自己的生命好像走到了尽头。

方运的目光扫过雷家众人,缓缓道:“学海之后,孤必降下龙爵法旨。废雷家之龙族血脉!”

一阵奇异的力量在学海上空形成,又迅速消散。

众人思考智学诗的思绪被打断。惊讶于方运自称“孤”。

在古代,诸侯与王都可称孤道寡,而现在为了避讳。只有国君才如此自称,诸王很少提及孤或寡。

方运今日以文星龙爵之身称孤。那就是押上一切,必然会全力废除雷家的龙族血脉。

“你……你敢!”雷龙阔暴喝一声,瞪着方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学士雷谟冷哼一声,道:“方虚圣。请您不要自误!雷家乃雷师后裔,在龙族的地位至高无上,别说你。就算祖龙之子出现,也未必敢剥夺我雷家的龙族血脉。更何况,龙族的典籍中一直说雷师不灭,一旦雷师降临,尔等不过蚊蝇之辈,弹指可灭。”

“我说要废除雷家的龙族血脉,便一定废除!至于雷师,等他来了再说!”

“方运!”雷谟大吼,“你与我雷家之恨,本可以化解,但你一意孤行,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你难道就不想想自己是否有?”

“?”方运凝视远方的雷谟,“雷家龙人调戏少女,被龙宫的鲸王杀死,你说这是我的?”

“之后,雷家请武国大儒南宫冷在重阳文会上以诗名压我,南宫大儒胸襟广阔,反而称赞我为‘雏凤凰’,拒绝和你雷家合作,是我的?”

“再之后,雷九来我景国京城挑衅,跟我对对子失败,跳楼而逃,也是我的?”

“进了登龙台,雷九恶语相向不说,还阻止他人助我,最后因远离我而被毒死,也是我的?”

“我封虚圣后,你们雷家身为豪门、人族支柱不闻不问,违背人族大礼,被礼殿降下三礼之火,也是我的?”

“就在前不久,你们雷家更是与龙族和妖蛮勾结,竟然派大学士雷乌到宁安县抓捕我,甚至还要杀我!我以叛族之罪将他就地正法,圣院都认定我师出有名,你认为是我的?”

“此次进学海,你们雷家宗家蓄谋已久,宗识冰与雷龙阔先出口挑衅,难道我低三下四求饶,你们就会放过我??我的是铲除一切圣道之路的敌人!无论是雷家、宗家还是妖蛮!”

方运船队中参与竞渡的人中,少数人原本心中动摇,因为方运在第二轮的时候就开始落后,第三轮又落后,哪怕第四轮再强,也无力回天,恐怕还没等到内海尽头,就被风浪击沉。

一旦方运竞渡失败,那他们的文心就归宗雷两家。而现在只要离开方运船队,宗雷两家事后愿意归还文心。

再说方运终究是虚圣,他们哪怕背叛,方运最多是与他们断交,不可能重手惩罚,但文心保住了。

权衡之下,他们少数人觉得离开方运,前往宗雷船队是最好的自保之道。

但听完方运的一番话,他们轻叹一声,终究没有反出方运的船队。

身为读书人,不能助纣为虐是最低的限度。

雷谟气得吹胡子瞪眼,道:“我雷家的龙人发展多年,本可以成为人族的一大助力,你既然妄图毁灭,只有逆种才能做出这种事!”

“我方运杀了那么多妖蛮,绝对比雷家龙人更加重要,你们雷家竟然跟我对立,只有逆种才能做出这种事!”

“放肆!我们雷家在龙族地位崇高,对人族的帮助远胜你!”

“文星龙爵也不遑多让。”方运泰然自若。

“文星龙爵?在雷师面前不值一提!”

“那先把雷师请出来再说。”

“你……”

“威胁完了?别耽误我竞渡。记着,学海之后,我断绝雷家龙人血脉!”方运眼中闪过一抹凶意,比贪狼星光更加残酷。

雷谟不甘示弱道:“可笑!你若是真正的文星龙爵,我们雷家或许还怕你三分。但你只是徒有虚名而已,你只有在血芒古地找到斩龙刀碎片,或者在里面住三个月,才能成为完整的文星龙爵,到那时才能剥夺雷家龙人血脉!可惜。你活不到那一天!”

方运懒得再回答。一心练习学海垂钓。

时间慢慢过去,许多人陆续完成智学诗词。

和前面预料的一样,智学诗词远比前两首困难,抵达外海尽头的两万余人中。竟然有数百人跑题,不够智学的标准。还有两千人偏题,只得极少的光芒,无论是钓竿还是船得到的增强都微乎其微。

这些船将无法在内海中航行。

其余人的智学诗词大都中规中矩。最好的那些诗词,恰恰都是年纪大的那一批人所作。有丰富学识和阅历的他们比年轻人更擅长创作智学诗。

宗雷船队原本就领先,这一次他们的船主都发挥正常,楼船和艨艟再一步加强。尤其最强的几艘楼船,不仅速度快。抗风浪能力也极强,有很大可能抵达海心。

雷谟在第二轮中非常出色,第三轮的智学诗词虽然不如第二首那么好。可也远超常人,就见他的船头下方多了一根龙鲸之角,前方巨浪都被龙鲸角轻松分开。

雷家人高声欢呼,雷谟的楼船本来就能快速冲锋,现在又有了龙鲸角,绝对可以抵达内海尽头,有机会进入海心!

随后,宗呈冰的楼船也发生质变,他诗中因为提及鲲鹏,船体两侧竟然多出一对鹏翼!

鹏翼不仅能增加船速,不仅能避开大风,更能升空高飞几息。

这意味着,宗呈冰的船不仅不怕狂风,就算遇到巨浪,也能升空躲过。

雷龙阔与宗识冰只是翰林,但都有二层艨艟,绝对可以在内海航向。

各种异象出现在宗雷船队之中,让他们船队的速度再度增加。

方运似乎真的作诗失败,速度丝毫未变,但同船队的船只速度陆续增加,导致方运由船队的第二梯队,降到第三梯队。

颜域空的楼船超过方运,进入第二梯队。

颜域空不负当年的第一举人之名,他的船在第二轮中表现上佳,在第三轮中,船体表面多了一层鱼鳞,更加强大。

方运船队的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其中一些参与竞渡的人已经丧失信心。

之前竞渡的内容很明确,竞渡是比方运和宗雷船队的人谁在学海中更远。

而现在,恐怕已经提前决出胜负。

两支船队一前一后,离内海越来越近。

笨大儒田松石的帆船虽小,却在方运船队的第一梯队。

在离内海还有五十里远的时候,田松石又钓到一条文心鱼。

那是一条足足三尺长的大银鱼,下品,但是绝顶文心

一些人敏锐地发现,田松石抓住这条文心鱼后没有立即使用,而且愣了片刻。

“松石先生,这条文心鱼一定特别好才会让您发呆吧?”沈沛笑问。

田松石随口回应道:“好坏参半吧,是绝顶文心‘春秋积序’。”

沈沛一愣,笑道:“恭喜松石先生

。这春秋积序原意是指年龄时间逐渐增加,而这文心的作用是增强战诗词和一些力量的威力,同时,其主年龄越大、获得这颗文心的时间越久,则增强的威力越大!您年过百岁,这春秋积序最适合您。”

“听说孔圣就有这颗文心,微言大义一出,威力直接翻倍!”

田松石也不知为何抓着文心鱼发呆了一会儿,口中喃喃自语:“春秋积序,春秋积序……”

片刻后,田松石突然向宗雷船队的方向舌绽春雷:“现在未到内海,老夫可有机会参加竞渡?”

.(未完待续。)

成都恒博医院网络咨询
到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怎么坐车
成都恒博医院QQ咨询
去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怎么坐车
成都恒博医院网上咨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