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2019-11-08 03:15:46 | 来源: 烘焙

其实当林决定整外甥女班主任的那一刻,他是信心十足的:

林是记者,有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整人他最在行。林是电视台的编辑,巧舌如簧,整人他最有办法。至于附属设施——录音笔,制作片更不在话下。他就不信,凭他一个堂堂大记者整不了一个小教员,不整死她,也整她个天翻地覆。

林是一天下午去向外甥女的班主任问罪的:刚一到班主任的办公室,他就牛气十足,像审犯人一样审讯起班主任来。可怜的小教员还没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被林吹胡子瞪眼吓得六神无主。林心里这个得意啊:就凭你这点能耐,也想管我外甥女?真是癞蛤蟆。

眼看着班主任被问的哑口无言,林更上一层楼,径直向校长办公室走去,到得校长面前,二话没说:“我给我外甥女调班。”

校长不解:“理由是什么。”

林理直气壮:“我外甥女只不过是找个男同学载着回家,班主任怀疑她早恋,岂有此理。”

校长笑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想调班不行。”

林越发气恼:“说,多少钱可以给办。”

校长继续说道:“多少钱也不行。”

林气得不行,临走时给校长放下话:“早晚我叫你们口服心服。”

校长找那个班主任了解情况,班主任哭得一塌糊涂:“那天我看见那女孩和一个男孩关系暧昧,本想找家长来谈谈话,提醒一下,谁知她舅舅不问青红皂白……”

校长点头:“没事,只要有理咱们不怕。”

班主任还是战战兢兢,哭丧着脸离开了,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时间过了两个月,学校的另一校长再次找到了班主任:“听说你对你们班的一个学生体罚了?”

“没有啊,我从不体罚学生的!”

“那有一个姓林的记者传话来,说给你录音了,还说要告到教育局去,你是不是……”校长意味深长。

“可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凭什么告我?”班主任满脸委屈。

校长振振有词:“不管你有没有错,把你告到教育局好说不好听。”

“难道天下就没有法律了吗?我只是怀着好心管管她家的孩子,至于这样不依不饶、草木皆兵吗?”班主任显然十分委屈。

“这些话,到时你去教育局解释吧,记者可是惹不起啊。”说完校长很不愿意地走开了。

班主任皱着眉,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满脸的疑惑,叫人看了十分沉重。

再到班级时,她发现那个学生更加趾高气扬,大有和班主任叫板的架势。班主任无语地走开了:“难道世道真地变了?到了无处说理的地方?”

第二天凌晨四点,班主任接到了那学生家长的电话:“不好意思徐老师,我家孩子昨晚半夜出走,到现在还没回来,您看能不能提供点信息?求你了。”

班主任不卑不亢:“你们想过有今天吗?如果早知今日,和学校配合管理,至于这样吗?”

家长显然心急如焚:“我们知道错了,请老师大人不记小人过,帮我们找到孩子,她妈妈都急得说不上话了。”

班主任不慌不忙:“我提供的只有一个消息,看看是不是和经常载她的小男孩在一起。”

家长千恩万谢地放下了电话,班主任心里非常复杂。

果然不出班主任所料,家长根据班主任提供的信息找到了孩子,对班主任千恩万谢,并祈求班主任保守秘密,而且要请班主任赴宴答谢,班主任婉言拒绝。

一直到考试的前一天,林忽然又打来了电话:“我告诉你,我们外甥女前些日子之所以出走,都是因为你管理不善,说我们孩子早恋,我要到教育局告你。”

班主任有点摸不着头脑,听说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没想到现实中真的出现了,这一次班主任没有委曲求全:“你只管去告,哪里告我哪里接着。”

“你接着,到时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林开始威胁班主任。

“你只管去,法院不是你们家开的,教育局也不是你们家的。我行的端走得正,半夜不怕鬼叫门。”班主任越说越气愤。

“那好,你就等着在电视上曝光吧,到时你就会跪着来求我。”林使出了最后的伎俩。

“我倒要看看法律最终向着谁。”这一回班主任没有示弱。

倒是校长不断地打电话来:“喉舌啊,惹不起啊,你就屈服了吧,听说你家县委有人,不然叫他帮你说说情。”

班主任义愤填膺:“我就是中央有人,也不怕他没理辩三分,你们怕我不怕,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整我。”

校长叹息着放下了电话。

执拗的她坦然地坐下来,想了想,她决定整理一份有关材料,以防有关人士来过询问,一切就绪,她只等噩耗到来。

整。林还在想这个问题,似乎不整班主任,他心头的恶气就不消。外甥女是他家的宝贝蛋,他想叫班主任倍服地对她的外甥女,否则他就想用自己的一技之长,给班主任点颜色看看。可是正在他绞尽脑汁想整人的方法的时候,他的局长的电话来了:“请问你是林记者吗?我找你有事。”

他不解,他也不是升官的时候,找我有什么事,他反问道。

局长看来很生气:“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你被人告到了县委,说你扰乱学校管理秩序,到底是怎么回事,马上来说清楚。”

“我,就是想警告一下我外甥女的班主任,她把我告了,岂有此理。”他十分不服。

“他没告你,是他的外甥——咱们的县委书记找你,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说那个班主任已经被你折腾得没法管理班级了。”局长生气地解释道,“你说你身为一个记者这是做的什么事。”

“其实吧,我就是想……”

他的话还没说完,另一个电话响了:“请问你是林记者吗?我是市里的记者,你已经被一个班主任举报了直播生活的节目,请你配合我们的采访……”

“什么,市里……我……”林哑口无言。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请问你是林记者吗,我是教育局的主管安全的局长,有一个学生管理的事情我们想找您谈一下……”

……

电话那头还在说,意犹未尽的样子,林的头都炸了……

共 21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学校本是一片净土,却往往乌云密布,黑云压城。让这个弱势人群往往被弄的不知所措,处处屈服,谁的原因,是人性?还是体制?不得别人人深思!幸好这位老师没有被吓倒,最后让故意滋事的记者自食其果,让人释怀!然而,就事件背后的事件,又不得不让人深思,推荐阅读!【编辑:李荣】【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101007】

2 楼 文友: 2015-0 -28 12:59:27 。。我好想评论啊,作者和编辑大大不要打我,如果我是文中的那个女孩,我会非常佩服林的作法,比起被莫名其妙的指责暧昧不清,林的作法是给了 我 一种勇气,敢于对老班说你冤枉 我 的勇气。 生命中路过的不论完美与否,都是你该经历的,而我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岳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遵义哪里有治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妇产医院怎么样
艾玛医院四维怎么样
深圳治疗癫痫病医院

猜你喜欢